周边城市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

泸州头条网

對華戰略嚴重轉變 北約爲何渲染中國“戰略要挟”?

2021-11-9 08:05:38 977 0

[复制链接]
泸州观察 发表于 2021-11-9 08:05:38 |阅读模式

泸州观察 楼主

2021-11-9 08:05:38

 北約爲何渲染中國“戰略要挟”?(環球熱點)

  最近,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承受《金融時報》採訪時宣稱,中國曾經經過網络才能、新技術和遠程導弹對歐洲平安產生了影響。他說,將來十年的北約新理念將“詳盡”處置如何維護北約盟國免受中國崛起帶來的“平安要挟”問題。據報導,北約將在明年夏季的峰會上經過新的戰略設想,勾勒出北約將來10年的目的。近年來,一些北約成員國已開端派艦機抵近中國周邊活動。正如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讨院馬凯硕在《海峡時報》網站發表文章指出的,北約希望把“觸角”從大西洋伸到安定洋,我們一切生活在安定洋左近的人,特別是東亞人,都應該深表關注。

  對華戰略嚴重轉變

  “北約將把‘應對中國崛起’歸入新戰略概念。”英國《金融時報》近日採訪了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,並以此爲題停止報導。斯托爾滕貝格稱,應對中國崛起形成的“平安要挟”將是北約將來存在根據的重要組成局部,這標誌著該聯盟對本身目的的一次嚴重深思,同時也是美國地缘戰略重心轉向亞洲的反映。美國佈鲁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主任瓊斯表示,斯托爾滕貝格公開以這種潜在的對立方式描绘中國“不時擴展的戰略要挟”,意味著北約内部對華戰略的嚴重轉變。

  “北約的這種轉變反映出,北約對中國的崛起越來越關注,態度越來越強硬。”中國社科院美國研讨所副所長袁徵承受本報採訪時指出,“一方面,以中國爲代表的新興國度的崛起正在改動世界力氣的比照,改動西方國度一家獨大的場面。另一方面,美國總統拜登上台之後,推行價值觀外交,努力於強化美歐軍事同盟,改善跨大西洋關係,推進北約轉型。近年來,歐洲局部國度跟隨美國在涉疆、涉港以至台灣問題上,對中國指手畫脚,招致北約局部成員國在對華問題上開端趨於強硬。至於斯托爾滕貝格,美國控製著北約秘書長的任命權,他的親美表態不難了解。”2019年12月在倫敦舉行的北約指導人峰會,發佈的公報和聲明中第一次提到中國。雖然美方官員極力游說和施壓歐洲國度將中國定爲“要挟”,但當時召開的北約峰會在《倫敦宣言》中並未將中國定位爲“要挟”,而是指出,中國的崛起對北約而言既帶來了機遇也構成了應戰。但是,今年6月的北約峰會公報對中國停止了種種無故責備,稱中國對“基於規則的國際次序”和與北約平安相關的範畴構成了“係統性應戰”。

  復旦大學歐洲問題研讨中心主任丁純對本報記者表示:“北約對華態度的轉變,一方面源於其對中國的定位曾經轉變爲‘競爭者’,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歐洲對亞太地域的注重。“

  被迫堅持與美國分歧

  《金融時報》特別提到,北約對中國的新關注,正值美國的地缘政治方向從歐洲轉向與中國的抵觸之際。據俄羅斯衛星網報導,在不久前舉行的北約部長會議上,美國防長奥斯汀聲稱,五角大樓曾經將北約視爲“打擊中國的一張王牌”。

  在完畢長達20年阿富汗戰爭後,北約正尋觅一個新的方向。“美國之音”以爲,北約戰略中心將向中國轉移,拉近了該組織與美國的立場,擴展了雙方應對“中國要挟”的協作空間。

  “北約站在了美國一邊,並不令人不測。北約現有30個成員國,自二戰完畢以來不斷是歐洲防務的主要支柱,但該組織長期以來不斷由美國主導,北約的軍事指揮權實践上控製在美國手中。美國與其他北約成員國無論是在價值理念還是平安防務上,都有共同利益需求維護。此外,冷戰完畢以後,北約曾一度失去方向,内部凝聚力有所降落,面臨轉型請求。在美國刻意渲染所谓‘中國要挟論’的大背景下,北約找到了新的外部‘敵人’。在美國的鼎力推進之下,北約的活動半径由冷戰時期的歐洲轉變爲全球,北約也逐步演化成一個全球性質的軍事政治聯盟。”袁徵說。

  “近年來,歐洲局部國度重復強調要完成歐洲戰略自主並停止了一定努力,但是,歐洲的軍事防務仍然受製於美國。”此外,丁純還指出,“拜登上台後鼎力鼓吹‘美國回來了’,努力於笼络歐洲盟友,產生了一定效果。”

  離心倾向日益激烈

  “北約不是鐵板一塊,歐洲成員國内部也有分歧。”丁純說,“法國總統馬克龍2018年公開表示,應樹立一支‘真正的歐洲軍隊’來維護歐洲,爾後他還指出‘北約正派歷腦死亡’,不能再依托美國來捍衛歐洲。阿富汗戰爭慘淡收場、美國在潜艇項目上對法國‘背後捅刀’,激化了北約内部矛盾。歐洲‘戰略自主’、組建歐洲聯盟結合部隊的呼聲再起。”


  俄羅斯衛星網近日徵引美國《防務新聞》音訊報導稱,美國試圖將北約的留意力引向與中國的對立。而東歐國度則對此感到不安,他們呼籲美方不要遺忘了“俄羅斯的要挟”,並且應當增加在東歐地域的兵力部署。據“今日俄羅斯”電視台網站報導,法國國防部長弗洛朗丝·帕利也提示,北約的主要任務不是與中國對立,而是維護跨大西洋平安。該網站還登载了一篇土耳其專家的文章,細致剖析了北約的處境,明白指出,跟隨美國一同對付中國只要無盡的害處。文章指出,中國的崛起讓美國感遭到了要挟,這是對本身霸權的擔憂,但是中國崛起並沒有進犯北約其他成員國的利益。而且,越來越多歐洲國度認識到,歐洲對美國的依賴太深了,而美國不是一個值得信任的霸主。更何況,與中國協作能夠搭乘中國這輛處於飛速開展狀態的經濟快車,完成共赢。

  “其實,北約秘書長的表態自身就有矛盾的中央。他一方面稱北約把中國作爲‘要挟’,另一方面又稱北約‘不以爲中國是敵人或對手’。”袁徵指出,“從地缘政治的角度說,歐洲人一向把俄羅斯看作主要對手,而不是中國。而且,雖然中歐之間存在價值理念層面的差別,但是從經濟利益到全球管理,中歐有很多協作空間。中國目前是歐盟最大的貿易同伴,很多國度願意本著務實肉體同中國開展關係。總而言之,歐美在價值理念和製度層面高度認同,但在對華問題上,歐美存在奇妙差別。固然目前中歐關係呈現了一些麯摺,但是,從久遠來看,中歐關係仍有開展空間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

  • 发布新帖

  • 在线客服

  • 微信

  • 客户端

  • 返回顶部

  • 房产
    招聘
    交友
    二手车
    宠物
    商家